教育專業月刊

  起哄只為抗拒普通話(黃均瑜)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

 

能用母語教學當然最好,這是不證自明的。但對於那些母語並不是共同語的族群來說,這卻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因為國際慣例都是用國家的共同語作為教學語言的。

 

以本港為例,所謂的母語教學其實是粵語教學,亦即是香港的共同語教學。以粵語為母語的族群當然可以接受母語教學,但那些不以粵語為母語的外省人及南亞裔人,就無法接受母語教學而必需接受共同語教學了。因此,當年政府提出母語教學的政策是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只考慮以粵語為母語的多數人,而沒有考慮母語不是粵語的少數人。但這都只是名不符實而已,反正這麼多年也沒想説少數族裔要求母語教學,樂意接受共同語教學。

 

現時一些人起哄也絕不是深愛母語教學,而只是以此來抗拒普通話教學而已。如果真的鍾情母語或粵語,那麼首先應該反對英文學校,因為在那裡,母語教學才是所餘無幾。為什麼用香港的共同語——粵語教學、用世界的共同語——英語教學都可以接受,唯獨用大中華的共同語——普通話教學,卻不可以接受呢?

 

除了那些港獨自決份子千方百計地去中國化外,也有一些年輕人看到有人因為成功推翻政府的教育政策而名成利就,故而爭相效尤。政治上成王敗寇,能名成利就固然好,怕只怕弄不好前途盡毀。

 

(2018年5月24日   幫港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