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專業月刊

  愛國就應該挺直腰板(李曉迎)

理事李曉迎

 

教聯會牽頭的本港十六家愛國學校,榮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這是一件非常值得祝賀的教育界大事,因為這不僅僅是對這十六家愛國學校長期以來,堅持進行愛國教育、擁護「一國兩制」與國家發展的肯定,更是對全港長期以來堅持愛國、擁護國家發展教師的一種鼓勵。這是以國家的名義告訴香港教育界,國家看得到在香港默默耕耘的廣大愛國教育工作者的付出、奉獻與汗水。

 

有教師縱容仇恨歪風

 

早在一九八四年,鄧小平先生就指出:香港回歸後,「一國兩制」下的「港人治港」是「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在回歸二十多年裏,曾有一種歪風邪氣,一直鼓吹愛國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有一些教育工作者不僅不敢撥亂反正指出錯誤,甚至還為其搖旗吶喊。這種混淆視聽的錯誤信息雖然並非主流,但是卻讓很多教育工作在「愛國」這個是非曲直的關鍵問題上無法挺直腰板,無法理直氣壯。

 

二○一八年九月全國教育大會在北京順利召開,其中就確定了中國教育「要培養什麼樣的人」這個首要問題。在「一國兩制」下,香港實行原有資本主義制度,但這不代表可以不正視或醜化國家現有制度——即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制度。國家尊重香港在政治制度上的差別,但是不等於允許香港可以培養不愛國,甚至仇視國家的人。愛國與「一國兩制」並不矛盾,因為香港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不是「兩國」下的香港。

 

過去相當長一段時間,香港社會曾颳起一股用「消費主義」綁架「愛國主義」的歪風,嘗試用金錢來解釋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更理直氣壯的說出今天國家給香港的一切都是用金錢買來的謬論。很多教育工作者不僅沒有及時更正這些不正確的言論,甚至還添油加醋,鼓勵以訛傳訛讓這些言論流傳在校園裏。

 

其實戳破這些言論很簡單,只要稍加思考:如果沒有強大、穩定的國家,就算香港社會富裕,香港家庭再有錢,東江水可以隨便買得到,但是飲水安全又如何得以保證?如果沒有信心和安全保證,再便宜又還有人敢買嗎?大亞灣核電站的電還能輸送到香港嗎?甚至今天學生們時常拿着的各種進口礦泉水、飲料又能販賣到香港嗎?因為生存的第一條件是安全,只有國家安全,香港才能安全。今天這種將個人與自我價值不斷放大,將國家與社會作用不斷縮小的教育錯誤價值觀,早就應該清除。

 

「愛國」不是中國發明的獨有產物,試問在現今世界上,哪國政府不要求自己的國民愛國?試問在人類歷史長河中又有哪位聖賢曾要求世人不愛自己的國家?世界三大宗教中又有哪位宗教領袖要求過自己的追隨者去憎恨自己的國家?答案顯而易見:就是絕對沒有。但是為何今天的香港社會,今天的香港教育工作者中就有那麼一小撮人,選擇了反人類歷史發展的行為呢?不僅不告訴學生人類社會發展方向與規律,不告訴學生國家發展對香港的重要意義,而是鼓勵學生,甚至煽動學生搞亂社會,製造誤解與仇恨呢?答案很簡單:要不是無知,要不就是蓄意而為之!

 

愛國是做人基本責任

 

很多中學生都學過梁啟超先生的《最苦與最樂》,裏面寫道:「人生什麼事最苦呢?」他回答:「一生應盡的責任沒有盡」最為苦,他甚至說:「不獨是一個人如此,就是對於家庭、對於社會、對於國家,乃至對於自己,都是如此。」也就是說「愛國」並不是一句口號,也不是政治宣言,「愛國」就是一個人的基本責任。今天在香港說愛國,不是要求香港的學生去喊口號、去搞政治,而是最基本的通過學習上下五千年中國歷史來認識我們的國家,了解她曾是多麼的輝煌,又經歷了何種屈辱,今天又是如何站立起來,屹立在世界。愛國不是教條主義、不是政治審查,只是讓我們的學生明白自己是誰、自己的責任是什麼?明白中華民族付出了什麼樣的慘痛代價,才走到今天,才能獲得如此安全、富裕、文明的生活環境。愛國不可恥,愛國就應該挺直腰板!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感受到「無入而不自得」。

 

2019年1月21日 (大公報 A12)